设计取向


『构』 强调设计与建造过程中理性的建构逻辑, 『诗』 着重空间、 形式、 材质的诗性表达。我们在设计阶段努力完成每个项目的基本设计任务及解决个中问题同时, 极其注重项目高质量的完成度, 期望作品能在『构』与『诗』相得益彰的状态下和谐地呈现。

我们进行设计的态度与方式在对自身反思的过程中不断演变更新, 当下我们的设计思想可被概括为三个关键词: 『研究性』、 『灵动性』『抗衡性』。


研究性 (Research)

当代建筑大环境日趋复杂、 快速、 多变。 我们十分注重满足业主的基本设计要求, 并力求在最有效率的工作模式中产生设计方案, 但我们更重视在设计过程中谨慎细致的研究活动。 我们深信在各具独特性的每个项目当中, 都具有待发掘的潜在因素, 可为业主带来计算以外的附加价值, 例如在商业项目中可提高品牌价值的文化元素, 反之, 在文化项目中有利持续发展的商业元素。 而在设计前期对项目本质的详细研究可以令我们更容易找到这些潜在价值, 并加入到设计的考虑当中。 在这些研究活动过程中, 我们亦不断对一些在规划、 功能、 形式、 空间问题上固有的设计观念提出疑问, 希望突破传统的框框, 为业主带来既创新又实在可行的方案。


灵动性 (Resilience)

我们并不热衷于将强烈的、 固定的个人风格和设计方式强加于业主, 或作为营销的一种手段,事实上这种做法无视了每个项目所在地不同的居住文化、 建造文化、 沟通文化与创意文化。 无论在设计策略、 工作模式、 团队合作等方面, 我们都追求一种灵动性。 我们因应不同的居住文化而思考相应的空间组成逻辑和使用方式、 因应不同的建造文化而思考合宜的细部构造及运用适当的设计工具、 因应不同的工作文化而尝试弹性的团队合作模式、 因应不同的创意文化而取得多维度灵感。


抗衡性 (Resistance)

我们对当今建筑设计领域两大热门潮流 – 电脑化形式建构及环保设计保持一种抗衡性态度。 我们熟悉数码化设计的运用、 也注重建筑形式的表现, 但抗拒因为手到拿来的科技而导致的形式表现泛滥; 我们注重思考环保设计, 但抗拒为高举环保旗号而泛滥出产的屋面绿化、 空中花园, 同样抗拒以过度复杂化的科学技术制造环保设施。 我们倾向于从最根本、 最直观的角度思考形式建构及可持续性设计, 而不是为表现而表现、 为复杂而复杂。